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生态 >> 内容

谁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非法采金?!

时间:2015-10-14 18:02:03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帮 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记者同志,我们会祈求神灵保佑你的。”藏民里巴同仁恳请记者说,2014年2月门士乡和门士村村委会,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就允许外 地的采金队伍在他们草场上开设采金场,毁坏了6.2平方公里的草场。他们告了近1年多,可国土、环保哪个部门都不管,到现在还在疯狂挖掘草场采砂金。

国 家曾三令五申要保护好西藏高原这块国家安全屏障、生态屏障,可偏偏有人利用“矿区地质环境保护、土地复垦”的名义,在世界屋脊的屋脊的阿里地区噶尔县、扎 达县、普兰县内大肆挖沙采砂金,将方圆20平方公里的草场和河道翻腾了个底朝天,10多平方公里的草场被重新沙化。当地村民气愤地说:“外地老板他们官商 勾结,只用一点点土地补偿费,就换走了黄灿灿的金子,却给我们留下了黑糊糊的臭水和被挖得千疮百孔的草场。” 

谁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非法采金?!

本报记者    阳小青    发自西藏阿里

如果西藏是世界屋脊,那么阿里就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平均海拔4500米,被世人视为“地球第三极”。阿里高原水草丰美,拥有4亿多亩广阔草场,牛羊成群,是西藏主要的牧区之一。

近日,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有牧民向记者反映,称湖南中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中玺)在噶尔县门士乡门士村以矿区地质环境保护、土地复垦为名非法采砂金,导致方圆6.2平方公里的草场被毁坏。昔日的草场现在已经变得满目疮痍。

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为何能够在“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地区非法采金?采金对西藏群众生命财产和生态环境带来了多大影响?

2015年9月5日至10日,记者飞行5000多公里,从北京来到西藏阿里地区,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现场:蓝天、白云下的罪恶

远远望去,终年积雪的喜马拉雅山脉横贯西天,切断了延伸的高原,那就是天边了,是中国版图的尽头。大地好似在那边真的不存在了,弯弯的云彩都降落在山巅之上,不肯再飘向远方,云的后面是一个虚无渺茫的宇宙。

狮泉河镇守望的这条大峡谷,天荒地老苍茫一片,一股扑面的苍凉向人袭来:混浊的天空、遍地的砂石、光秃秃的山头,蒙尘的房屋,寒冷的空气……北面,一条土路可直下塔里木大盆地,弥漫的风沙正从那里刮来。

中午,天气晴朗。或许因为地处高海拔缘故,蓝天、白云显得格外清朗。站在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狮泉河镇外的219国道上远眺,广袤裸露的地表上一道道整齐的沟壑清晰可见,地垄上生长的防沙植物正随风缓缓摆动。

在当地牧民的带领下,记者驱车走219国道行驶180里后沿着坑洼不平的山路往山上行驶,记者看到,山路两边到处都是被雨水和泥土冲刷而毁坏的草场,草场没有任何植被覆盖,全是砂子,一片荒芜,满目苍凉。

车 淌过一条叫巴措的小河,转过一个山坡,眼前的景象令记者心惊不已,方圆近6公里的草地被挖得满目疮痍,挖掘机、推土机、铲土机、大卡车、运水车发出轰隆隆 地巨响,草地已被挖出了20多米深,据说这片砂金矿就是阿里最大的金矿——巴措金矿。它被湖南中玺投资公司组织的24个个体老板承包采金已有1年,政府部 门还负责对这里进行警卫和保护。

记者徒步前行了大约2000米,终于见到了湖南中玺公司在巴措金矿开采的庐山真面目,也就是群众反映的生态环境破坏最为严重的地区。放眼望去,巍峨耸立的大山头顶上满是创伤,原本青翠的山体也被开膛破肚,黄色的碎石倾泻而下,像裹着伤口的绷带。

记者在现场看到,100多台大型货车不停地穿梭在草场和砂金取土场之间,扬尘足以让人窒息。

记者看到巨大的挖掘机正把一堆堆砂土装进运砂车里,然后运砂车再把这些矿砂倒入一个巨大的容器里,采用传统的方法把砂石用水冲走,再用过滤器滤掉细沙子,然后用木槽进行一层一层的筛选,最后便会看到没有经过加工的金子了。

高高的泥堆背后有一大片被机器挖掘过的草场,一个巨大的漏斗状深坑底部,数根水管子直通坑底,一根金属管通向泥堆上方的被称作“溜槽”的采金设备。

踏 过被挖的面目全非的草场,记者站到了漏斗状的深坑前,这个被采金者视为宝藏的深坑足有二十几米深,站在酥软的砂堆上向下探望有些眼晕,坑底部几名穿着黑色 雨衣的男子各持一把高压水枪冲击砂金层。藏族牧民二巴同仁说:“用高压水枪是把金子和砂子打到水池里,然后用水泵抽到溜槽里,再经过冲洗、筛摇,就可以淘 出金子了。”

走近两座泥堆,记者听到位于洗金槽右侧的泥堆后传出巨大的流水声,在蓄水池深处的泥堆上,一个水管正将含有砂金的泥水抽到淘金专用的溜槽里。

采金开挖出的砂石和泥土堆放在山坡的一边,形成了10多个高约百米的土石堆,无任何遮蔽。由于没有采取固定措施,体量如此巨大的砂石和泥土堆犹如一把利剑高悬在村民的头上,令人触目惊心。

记者被眼前惨不忍睹的景象惊呆了。原本宽阔的草场被非法采金遗留的砂石占据了九成以上,采金挖掘的15个大水坑个个都比一个足球场还大。 

记者看到空旷的沙地上,零星地搭着100多顶帐篷,帐篷周围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一些设备和杂物,旁边是推土机留下的大大小小的沙坑。沙坑周围,地皮裸露,草儿干枯。

站在山坡上往下看,记者看到从采矿点开采出来顺坡倾泻下来的废石已经滑落到了山下。据记者目测,沿着山路向下,这条废砂带至少有1000米长,一直延伸到山脚的巴措小河里。

矿山上没有水,采金者要到3公里远的巴措河里来取水,干渴的巴措小河,1000米长的河道里,被采金者挖了10多个取水用的蓄水池,100多台拉水车来回奔波。美丽的巴措河面目全非,到处都是坑坑洼洼,遍体鳞伤。

门士乡地处巴措金矿山下,当地风沙很大,记者不禁担心,如果遭遇大风,堆积起来的大量的废砂和泥土势必会顺着山坡倾泻而下,不仅会掩埋掉大面积的草场,甚至会造成人员伤亡。记者断言,不久的将来门士乡政府所在地也将被砂石吐蚀。

举报:阿里藏族牧民的无奈

从去年开始,对于被毁坏的草场政府还给几百块钱的补助,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呢。虽然现在我们得到了补偿,但是草场被破坏成了这个样子,以后金子开采完了,儿孙们没有了草场,日子该怎么过呀?这位牧民的话,道出了当地许多牧民的无奈。

采访中,老牧民伍峰同仁对记者说,今天在门士乡门士村4组看到的巴措金矿原来就是他们放牧的草场。发现草场被采金的队伍挖得千疮百孔后他们就向噶尔县委、政府反映,可令人遗憾的是没有任何部门前来制止这种非法采金,破坏草场的行为。

牧民告诉记者,他们告到哪里也没用,也没人管,听说挖金子的上头有人,关系十分好,后台非常厉害。

老 牧民机富同仁给我们引荐了管海东周,50岁的他,爽快接受采访。他说;噶尔县出现这种情况政府部门领导人人皆知,主要是这些湖南中玺公司和地区、县上领导 有利益联系,湖南中玺公司打着矿区地质环境保护、土地复垦的牌子,非法采金使得草场退化,这些都对西藏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威胁,如此发展下去,必然对世界屋 脊的屋脊阿里地区的水资源及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牧 民告诉记者,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天气寒冷,当地村民和驻军部队为了取暖,大量砍伐红柳等当做燃料,导致地表植被逐渐减少。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整个 噶尔县大部分土地都变成了荒漠戈壁,草场草质严重退化,每到起风时总会卷起飞沙走石,整个县城便置于漫天黄沙之中。尤其狮泉河镇沙尘最为严重,只有每年 7、8月份,镇上村民才能看到郊外的零星绿色。

“沙尘暴天气过后,马路上常会留下没脚踝深的沙土,有关部门不得不调来推土机来清沙;以往如果家中半个多月没人,院子里常会积下1米多深的沙土……”管海东周说。

为把高原草地从沙漠手中夺回来,1989年,阿里地区林业部门出台了《噶尔县风沙治理方案》,一场世界屋脊上的“治沙战”随之展开。噶尔县林业部门通过封沙育草、工程固沙、建立苗圃、培育防风阻沙林等措施,完成防沙治沙3000余亩。

“正是这些植被组成了防沙带,才拯救了我们周围的村镇。以前这里漫天黄沙,在整个阿里地区都出了名……”回想起昔日漫天沙尘的场景,门士村法变东周老人不禁连连摆手。

藏民对非法采金活动深恶痛绝,采访中,法变东周透露,他们曾经采取不同的形式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然而,当地政府的举动却让牧民很失望。

“帮 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记者同志,我们会祈求神灵保佑你的。”牧民里巴同仁恳请记者说,2014年2月门士乡和门士村村委会,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就允许采 金者在他们草场上开设采金场,毁坏了6.2平方公里的草场。他们告了近1年多,可国土、环保那个部门都不管,到现在采金者还在挖掘草场疯狂采金。

一个牧民伤心地说:“像这样如此大胆地野蛮毁坏草场挖沙、淘金,破坏环境,实在不应该。”在全国也比较少见。

在219国道上,一路前行的记者忧心忡忡,谁能为阿里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买单呢?

门士乡门士村牧民里巴同仁来反映他们草场破坏的表情映染着记者的脑海,他们渴求的目光无法回避。

内幕:政府用资源换资金的复垦协议

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在和平解放60年时间里,通过植树种草、防沙治沙,从当年风沙呼啸的“噶尔昆沙”,变成了林草繁茂的生态屏障。

如今的噶尔县,身处“世界屋脊的屋脊”,夹于荒滩沙土之间,不再是飞沙走石的苍茫景象。连片的人工草场和广袤的防沙林地不仅让大地着绿、荒山披锦,而且改变了噶尔县“靠天养畜”的传统农牧业生产方式,推动了农牧产业的发展和农牧民的增收。

记 者感到惊奇的是,中国西部与美国西部,一个在东半球,一个在西半球,当年美国开发西部时,淘金者蜂拥而至。今天,世界屋脊的藏北阿里地区同样出现了采金 人,西部真是惊人的相似,与美国西部不同的是,这里是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是人类难以生存的极地。在这里淘金,是破坏世界屋脊的生态安全。

是谁在“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地区噶尔县门士乡门士村非法采金?

这里的采金者告诉记者,他们的采金是办了手续的,是合法的。

原来采金者说的合法手续就是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匡玉琼与噶尔县人民政府签订的一份矿区地质环境保护与植被恢复(试点)工程框架协议。

采 金者给记者提供了有这份协议的复印件,2014年1月2日,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匡玉琼与噶尔县人民政府签订了《矿区地质环境保护与植被恢复(试点)工程 框架协议》。协议称,根据国土资源部《矿山地质环境保护规定》和国土资源部等七部委《关于加强生产建设项目土地复垦管理工作的通知》及行署专员第十七次办 公会议纪要精神决定,同意湖南中玺投资公司申请对噶尔县巴措矿区进行复  坑回填治理,恢复生态环境。协议约定:工程的主要内容是人工撒播种草、河道疏 理、土石方平整回填。

协议还约定,在本区域治理回填过程中余矿应充分利用,在冲抵施工工程成本费用后,双方进行利润分成,甲方占40%,乙方占60%。       

2014年4月22日,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匡玉琼与日土县人民政府签订的一份矿区地质环境保护与植被恢复(试点)工程框架协议。获得了日土县热帮乡扎普矿区方圆3.5平方公里的采金权。

2014年12月30日,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匡玉琼与扎达县人民政府签订的一份矿区地质环境保护与植被恢复(试点)工程框架协议。 获得了扎达河道的采金权。

协议签订后,2014年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向噶尔县人民政府交了1000万元矿体开采费和1000万元复垦保证金。     

也就是这份“以资源换资金”的协议,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就可以在划定的矿区复垦范围内进行采金。对于这个方案,作为国土资源的主管部门阿里地区行署又是怎么说的呢?

记 者了解到,2013年12月30日,阿里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白玛旺堆主持召开专员办公会议,研究地区国土资源局《关于对噶尔县门士乡巴措矿区和日土县热 帮乡扎普矿区开展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试点工作的请示》会议决定:拟将噶尔县门士乡巴措矿区和日土县热帮乡扎普矿区作为2014年矿区环境恢复治理试点 矿区;鉴于阿里地区废弃矿区开采责任主体无法查询,目前只能采取国家和民营企业投资进行恢复治理,而阿里地区财力有限,无专项治理恢复资金,国家投资又无 法及时到位,争取国家投资进行治理相当困难,因此,将采取吸引民营企业进行投资的方式进行恢复治理;为确保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可采取尾矿边回采边恢复治理 的方式弥补企业对矿区环境恢复治理的投资收益;地区国土资源局和两县要做好监督工作,绝不允许投资企业对矿区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进行转包、转让或者其他方式 非法获利。彭措、高巴松、杨春、索南才旦出席会议,行署办公室熊现红、日土县罗庆伍、噶尔县索南次仁、地区国土资源局贡觉热旦列席会议。

我们通过土地复垦项目,开采砂金资源,因为我们阿里毕竟是贫困地区,国家资金投入来不及,有些项目需要建设的又没有资金,国家投入这么大的财力,确实也办不到。所以采取“用资源换资金”的方法,为当地的政府解决一些困难。阿里一位政府官员对记者说。

“就是再穷也不能违反法律搞一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阿里地区一位正义人士愤怒地说。

“1000万元就可置法律不顾?一纸承包复垦协议就能开发矿产资源,就能采砂金,那还要矿产资源法干什么?国家国土资源部一副部级领导气愤地说。

揭秘: 日进500万元的神秘亿万富婆

记者的手中有湖南中玺投资公司与湖南金利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湖南金利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与采金承包人签订的矿体转让协议。

2014 年5月26日,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代表匡玉琼在阿里与湖南金利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期武签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湖南金利公司以资金投入的方式参 与合作,金利公司交5000万元给湖南中玺公司,中玺公司允许金利公司开设3条生产线采金。中玺公司在除去成本后按利润占88%,金利占12%分成。

金利公司刘期武与湖南中玺公司签订合同后,就违约组织了11条生产线采金,刘期武与采金者又签订协议,刘期武在中玺公司签订的合同中金利占12%的股份中又占6%,金利公司在除去成本后按利润占50%分成,每条采金生产线一次交矿体费1000——2000万元。

由于采金承包人在采金生产过程中偷金子,不便于管理。2014年10月,湖南中玺公司又与湖南金利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协议内容改为,湖南金利公司每天上交70万元利润给湖南中玺公司,到2014年12月底前共上交5000万元。

据知情者说,2014年,匡玉琼非法获利5000万元,刘期武非法获利高达1亿元。

2015年匡玉琼再一次与刘期武签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每条生产线每天给湖南中玺公司交22万元承包款,每月按27天计算。先预交一个月。湖南金利公司刘期武在匡玉琼的每天22万元中占4万元,同时刘期武每条生产线除去成本后按利润占50%与承包人分成。

记 者调查证实,2015年9月10日前,巴措金矿已经有15条生产线,2015年9月20日,匡玉琼又以复垦为名新增加了450米范围,以每条生产线50米 计算,又增加了9条生产线。到目前巴措金矿已有24条生产线在非法采金,照这样计算匡玉琼一天就可以收取500万元承包费,刘期武一年下来空手套白狼可以 非法获利4亿元。

刘 期武,男,汉族,湖南隆回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现任湖南金利投资集团总裁。一份宣传资料称刘期武是全国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矿业协会会员、全国工 商联委员、邵东县人大代表、邵东县政协委员,多次被评为“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中国百名行业风云人物”、“全国先进爱国企业 家”、“1987-2007湖南二十年新闻人物”、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中央电视台、《湖南日报》、《市长论坛》、《邵阳日报》、《邵阳晚报》等 全国多家新闻媒体相继报道了他的先进事迹。2006年、2007年两次列席全国政协会议,2008年2月,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该媒体还报道刘期武说:“一个人富了不能叫作幸福,只有带动千百万人富了才是真正的幸福,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原来刘期武就是这样空手套白狼成为亿万富翁的。

调查:一夜暴富成千万富翁的采金者

阿里地区一带有不少金矿,湖南人去年就来这里淘金了。他们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这片广漠的无人地带,带足几个月吃的和用的,等到秋深了,草原慢慢被冰雪覆盖,他们又得在刺骨的寒风中踏上归途。没有人能够在无人区熬过冬季,当地牧民告诉记者。  

“这里海拔4800米,干活特别累,简直是用命在换钱。”和刘大兵一样,所有的采金工人都对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深感恐惧,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仍然像候鸟一样,夏天来干几个月活,等天一冷都收拾好东西打道回府。

记 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和一位湖南邵阳的李姓采金者聊天,小李告诉记者,他是花了890万元从一个叫湖南金利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刘期武手中买到了50米宽的采金 权,小李说,为了获取更多的砂金,他们不惜血本加大投入,一个小型砂金矿投入上800万元已经很平常,有的大型砂金矿甚至投入1400万元。他们购买大型 设备,一台挖掘机上百万元,一台铲车30多万元,矿主往往一次就购进三五台。

小李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这里的两部挖掘机和5部运土货车一般每天工作16个小时,2班倒,每天能挖5000克左右的黄金。

以 挖掘机和铲车的效率,每天“机采”砂金矿处理量达到2000—3000立方米是很容易的,除去机械、人工、水电费、购矿体费成本,5000——10000 克黄金以200元一克的价格计算就是100——200万元。每个月按27天计算,每天要支付湖南中玺投资公司22万元管理费,余下的利润湖南金利投资置业 公司还要占50%的股份。一条生产线,一年下来还是可以挣到6000——8000万元.

小 李告诉记者,矿上的工人都有明确的分工,许多工人在矿上干了几年也没能看到金子是啥样,出金子的最后一道关把守得非常严格,都由中玺和金利公司派来的工作 人员专门看管,然后对每天采出的金子进行严格的登记,一方面是出于对金子产量有个准确的备案,好分成。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防止工人偷金子。

谈到复垦时,他说:“我们这里不是复垦,你只管挖砂采金就是了,根本不需要种什么草,恢复植被,噶尔国土资源局也是这么要求的。”

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在利益的驱动下,不顾自治区禁采规定,挺而走险,通过复垦为名实施非法采金。 

在巴措金矿现场,记者看到24支采金队伍,1000多工人、100多台挖掘机、200多台运土车、40多台运水车在工地上干的热火朝天,场景比国家重点工程项目施工现场还要壮观。  

背景:严守生态安全红线,保护碧水蓝天

青 藏高原是中国乃至东南亚的重要“江河源”,被称为“亚洲水塔”。被誉为“藏族人母亲河”的雅鲁藏布江在西藏境内全长2000多公里。“举目远望一片沙,大 风一起不见家”曾是雅江两岸冬春季节的真实写照。经过10多年植树治沙改造,雅江两岸植树造林面积达45万亩,雅江山南段沿岸形成了一条长160公里、平 均宽约1.8公里的绿色长廊。

非 法采金毁坏了草场,原本完整的草场已是千疮百孔,土地沙化严重。近20年的西部大淘金,使青海、新疆、西藏的一些草原、河流遭到严重破坏。长江、黄河源头 生态告急,水源污染严重,藏羚羊、藏驴等野生动物遭到大量捕杀,生态失去平衡。每年几十万淘金大军从原始的手工操作发展到用最现代化的淘金设备,挖掘机、 装载机、推土机、装载量几十吨的大卡车……西部淘金的狂热一年高过一年。   

一年比一年狂热的西部淘金把金山翻了个底朝天。淘金人不得不往更边远更危险的雪山、戈壁、沙漠去寻找金子。    

2002年青海已全面停止采金,来自青海、山东、湖南等十几个省区的金农们都涌向西藏。西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热火朝天的采金场面。  

为 了有效保护矿产资源和西藏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西藏自治区政府发出公告,宣布自2006年1月1日起,在西藏自治区境内全面禁止开采砂金矿。公告要求,在 西藏境内现有开采砂金矿的企业及个人,必须在2005年11月30日前结束开采砂金矿,并且完成矿区恢复工作。2005年12月31日前,所有采金人员及 设备必须全部撤离矿区。凡逾期未撤离的,由矿区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于8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会上提出,“要坚持生态保护第一,采取综合举措,加大对青藏高原空气污染源、土地荒漠化的控制和治理,加大草地、湿地、天然林保护力度”。

西藏及四省藏区各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和从业人员备受鼓舞,纷纷表示:“总书记的讲话为生态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严守生态安全红线,保护碧水蓝天。”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严格生态安全底线、红线和高压线,完善生态综合补偿机制,切实保护好雪域高原,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讲话中指出,西藏将始终坚持守住“一条红线,构建生态安全屏障”。坚持把保护生态环境作为底线、红线、高压线,西藏经济的发展绝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切实保护好雪域高原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保护好“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

原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在谈到西藏的矿产开发时说:“砂金的开采,群众得不到多少实惠,地方财政也得不到多少收入,但对生态破坏相当严重,真正是得不偿失。我们要坚决杜绝破坏资源环境的‘掠夺式’开采,坚决关闭粗放开发、浪费资源、破坏环境、影响安全的矿点。” 

“只要是对生态有影响的项目,即使是挖金子我们也不干。”西藏环保部门有这样一个理念:资源埋在地下全是子孙的,只要条件不成熟,就不开采。向巴平措曾经说过。

西藏自治区环保厅党组书记王亚蔺表示,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把党的治藏方略概括得非常精辟。“我们的生态保护工作必须坚持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等原则,使得西藏社会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

1978 年以后,西藏相继实施了一系列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工程。2009年,国务院批准实施了《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将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 确定为国家重点生态工程。规划总投资155亿元,目前落实投资57亿元。西藏将生态环保作为底线、红线、高压线,对全区74个县(市、区)实行环保考核, 以严厉措施守卫碧水蓝天。

数 据显示,“十二五”以来,西藏沙化土地治理1800平方公里。为保护生态环境,西藏已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区47个,保护区总面积41.37万平方公里,占全 区国土面积的33.9%,居全国之首;森林覆盖率达11.91%,活林木总蓄积量居全国首位;各类湿地面积600多万公顷,居全国首位。125种国家重点 保护野生动物、39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自然保护区得到很好保护。截至2012年年底,西藏有天然草地面积8511万公顷,其中可用天然草地面积 6910万公顷。目前,西藏仍是世界上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大部分区域处于原生状态。

质疑:谁是非法采金者的后台?

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为何能够在“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地区非法采金?西藏和阿里地区个别党政领导又为何独爱这家民营企业将这么好的差事不经公开招投标就直接交给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去做呢?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有没有地质环境治理资质呢?

《国 土资源部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治理项目监督管理的通知》第(二)条规定,规范招投标管理,接受公众监督。项目承担单位应严格按照招投标管理规定,确定项目 设计、施工和监理单位。从2009年12月份下达的中央财政支持项目起,治理项目的设计、施工和监理单位应具有相应的地质灾害防治工程设计、施工、监理资 质。开始施工前,承担单位应在项目区设立公示牌,公布项目名称、批准部门、资金数额、承担单位、施工期限、项目区现状与治理效果对比图以及设计、施工、监 理单位等项目基本情况,接受公众监督。

那么,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在西藏阿里地区的噶尔县、日土县和扎达县承包的复垦工程项目是否通过公开的招投标程序呢?

记者调查证实,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在噶尔县门士乡巴措金矿复垦项目,没有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根本没有走任何招投标程序。

记 者从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得知,湖南中玺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14日,登记注册号是(湘)名私字[2013]第8987号,法人代表是匡 玉琼。2015年3月31日发生过变更,登记号为430500000049951 。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在工商登记注册中没有地质环境治理项目,该公司也没 有取得国土和环保部门颁发的任何资质。

2014 年1月2日匡玉琼和噶尔县政府签订复垦协议后,时间已经过了1年半,巴措金矿真的在复垦吗? 匡玉琼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她向政府交了1000万元复垦保 证金,政府也同意等采金完后,由政府拿这1000万元复垦保证金请当地牧民来搞复垦。原来湖南中玺公司是真正的以复垦为名的非法采金行为。

见到记者的第一面,匡玉琼就对记者说,她这个法人代表也只是一个打工妹。那么,谁又是湖南中玺投资公司真正的老板呢?

采 访结束后,记者拨打阿里地区党委书记白玛旺堆和秘书长和忠华的手机举报湖南中玺投资公司非法采金,白书记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发信息给白书记也没有回 复。和秘书长却要记者与宣传部联系。噶尔县县委书记程文杰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湖南中玺投资公司非法采金这个事情他已经知道,上级领导正在抓紧时间处理,情 况相当复杂,对这个非法采金的事情他非常气愤!

程文杰,男,汉族,1973年1月生,陕西西乡人,研究生学历,1994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0年6 月任西藏自治区噶尔县委副书记、陕西省西乡县委常委,2012年10月任西藏自治区噶尔县委书记、陕西省汉中市委副秘书长,是第六批援藏干部转第七批援藏干部。 

噶尔县人民政府县长卫东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了记者电话。噶尔县国土资源局长和环保局长在电话采访中对记者忽悠说,嗯。。。。。。知道了,会向领导汇报。

记 者将湖南中玺投资公司非法采金破坏环境这一情况以短信的方式向西藏自治区副主席边巴扎西、区环保厅江白厅长和区国土资源厅王峻厅长反映。区环保厅江白厅长 来电告诉记者,自治区分管的副主席边巴扎西十分重视,要求记者将调查材料邮寄给他,区环保厅立即就派出由副厅长带队的调查组去阿里调查。在记者发稿前,区 环保厅江白厅长告知记者,西藏自2006年颁布禁采令以后,任何形式的采金都是非法的。由于阿里地区领导的保护,阿里地区出现了以复垦为名的非法采金活 动,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危及西藏安全。厅检查组已经返回,正在写调查报告材料,准备向主席汇报,将采取措施严肃查处。

记者深感疑惑,明知是非法采金,阿里地区的领导还如此支持,是领导对法律的无知还是对法律尊严的蔑视呢?

湖南中玺投资公司法人代表匡玉琼,女,现年65岁,湖南邵阳隆回县司门前人,邵阳市经委退休职工。因在家中排行第二,大家都叫她匡二姐。

在阿里,一提到匡二姐,都知道她的关系能够通天。她的关系有三种传说,湖南邵阳的采金者都说匡二姐和北京领导关系十分铁,他们把匡二姐吹得神乎其神,说什么匡二姐能够在世界屋脊阿里采金,是领导打的招呼。

另 一种传说是,匡玉琼通过一个在北京工作的远房亲戚认识了当时的邵阳市委书记周本顺。1953年2月出生于湖南溆浦的周本顺,曾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秘书 长,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委员,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成员职务。2013.03--2014.01 任 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西藏阿里地区正好是河北和陕西省对口援藏地区。

还有一种传说是,西藏自治区有一位领导是湖南人。匡玉琼通过周本顺给这样湖南老乡打招呼。匡玉琼于是在西藏站稳了脚。

2015年7月,周本顺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7月28日,周本顺被免去领导职务。

究竟是哪一种传说,记者也无法考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匡玉琼能够在世界屋脊以复垦为名非法采金,破坏生态环境,没有可靠的背景关系是不可能的!

在阿里采访,记者真正体会到湖南中玺公司的牛逼。

记者上山采访,看到一顶帐篷搭建在进矿山的路上,帐篷上一面旗帜在风中猎猎地响,一道红白相间的铁栏杆横在路上,3——4位身穿特警制服的男人守在路口。牧民说,这顶帐篷里住着放哨的人,就是防止记者进山采访,凡有陌生人进山,一定逃不过盘问。

一 位身穿一杆三星的特警制服的男人拦住了记者,这位特警没有佩戴警号。记者以投资考察的名义通过盘问,这位特警将记者的身份证扣押后才放行。知情者告诉记 者,县国土资源局、湖南中玺公司、湖南金利公司曾今设了三道关卡严防死守记者采访。就在这道关卡的旁边,记者看到有一块告示牌,上面写有“环境治理、施工 重地,未经允许、严禁进入”的字。

在上山的路上,记者看到一辆特警车从山上下来,车上坐了10多位特警。知情者告诉记者,匡玉琼从邵阳隆回请来一批社会青年,购买特警制服给发给他们。

的士司机告诉记者说,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和金利公司的车在阿里超速违章警察不会查处,真牛逼啊!

知情者告诉记者,匡玉琼经常吹嘘说,西藏自治区的这位湖南老乡经常打电话给她,嘘寒问暖,询问矿山开采情况。

记者采访调查实名举报后,这位领导立即打电话给匡玉琼,告知她说,已给区纪委、国土厅、环保厅打了招呼,不要担心,纪委不会查的,环保也不会叫停,矿山继续采金。

质问:谁应为破坏世界屋脊环境买单?

回首半个世纪的脚步,西藏,这个离太阳最近的地方,这个党中央牵肠挂肚的地方,不负众望,牢牢筑起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西 藏自治区副主席边巴扎西发表《强化环境保护监管 确保西藏生态安全》的文章。文章指出,西藏的生态安全在党和国家全局工作中居于重要战略地位。中央第五次 西藏工作座谈会把西藏确定为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将确保生态环境良好纳入西藏工作指导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代表团审议 时的重要讲话中,明确指示一定要保护好“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俞正声主席指出,保护好西藏的碧水蓝天、森林草场,是对全国全世界的重大贡献。做好西藏环 境保护工作,确保西藏生态安全,是一项事关党、国家整体和长远利益的大事,是一项造福子孙后代的宏伟事业。文章强调,确保西藏生态环境良好,确保西藏生态 安全,关键在于做好环境保护工作。环保工作的核心是监管,监管缺位、不到位,环保工作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效果。要确保西藏生态环境始终良好,必须要做深做细 做强环境监管这篇文章。从大的方面来说,就是要监管好水、土、气、声等环境要素。具体而言,就是要监管好资源开发领域、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民生领域、工业 领域、自然保护等领域。只有明确了环境监管对象,才能做到有的放矢、切中要害。

我们一直说要搞好环境造福子孙后代,实际上是我们这代人能否安然度过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潘岳认为,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一个专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

环保是一项系统工程,县里各部门各单位都有责任,通过考核逼着县一级承担起主体责任,提升环保意识。”西藏环保厅厅长江白称。

西藏将生态环保作为底线、红线、高压线,对全区74个县(市、区)实行环保考核,以严厉措施守卫碧水蓝天。对生态有影响的项目绝对不做。

截至2014年,西藏建立生态功能保护区22个,还有国家级森林公园9个、国家湿地公园10个、国家级风景名胜区4个、国家级湿地公园3个。建立生态功能区还不够,2014年,西藏探索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

制度是保证,法律是武器。这几年,西藏加快环保立法脚步,颁布实施了《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条例》等一系列环境保护法规,全区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步入法制化轨道。

根 据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认定“严重污染环境”的14项标准中,就包括“致使基本农 田、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五亩以上,其他农用地十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情形。而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在噶尔县巴措 金矿项目开采中,以复垦为名毁坏的草场面积6平方公里,就远远超过了这一认定标准。

对于阿里地区和噶尔县国土、环保部门来说,目前在对湖南中玺投资公司非法采金监管过程中明显存在监管失职行为。而这次“两高”最新司法解释中也明确了以环境监管失职罪定罪处罚的8种情形。监管不到位,导致环境破坏行为持续下去,环保人员也会成为被告。

换句话说,企业曾经的“好运气”肯定不会再继续了。对于监管失职,环保部门有关负责人也要付出代价。而对地方政府来说,这种“捡芝麻、丢西瓜”的傻事不能再做了。

西 藏要造福人民给国家做贡献,那就是保护好西藏高原这块国家安全屏障、生态屏障。但这个屏障又非常脆弱,经不起任何折腾,破坏了它就再也无法恢复。所以,在 一定程度上讲,保护好这一块地方,不开发、不破坏就是发展。历史上很多生态灾难甚至很多文明的消失,都是因为不合理的开发自然资源引起的。

阿里如果还是这样继续允许湖南中玺投资公司非法采金,在进行刑事追究时,政府、国土、环保部门谁也脱不了干系。

记 者认为西藏的矿产开发,必须慎而又慎,一定要从全局的角度、环保的角度、长远的角度,绝不能急功近利,竭泽而渔。因为西藏是上风、上水,矿产资源开发牵涉 到高原乃至全国的生态安全。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极其脆弱,一旦遭到破坏,将很难恢复甚至无法恢复。环境评价实验研究表明:在一般情况下,西藏高原植被覆盖度 恢复到破坏前的水平至少需要45年以上;如原始土壤受破坏程度较严重,植被覆盖度的恢复需要60年以上,甚至永远不能恢复。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央领导讲,西藏是世界屋脊,如果污染环境,破坏生态,产值增加几百亿有什么意义。粗放的矿业开发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会殃及中国乃至亚洲。

说法:中玺公司构成非法采矿罪和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  

记者就湖南中玺投资公司以复垦为名的非法采金破坏环境事件采访了北京一律师事务所李伟律师,李伟告诉记者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和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

《刑 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的,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 采矿的,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 处罚金;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刑法修正案(八)草案》降低了非法采矿罪入罪门槛,规定只要是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就要被追究刑责。

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是指个人或单位故意违反环境保护法律,污染或破坏环境资源,造成或可能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或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触犯刑法并应受刑事惩罚的行为。

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采取破坏性的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李伟律师告诉记者,“刑事案件起诉的同时,国家公诉机关可以督促环境监管部门提起要求恢复植被、修复环境的环保公益诉讼,民事部分将由国土资源局和农业局代表国家提起环保公益诉讼,

西 藏自治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被誉为“世界屋脊”,是我国、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和“生态源”,是我国和东亚地区地理环境格局形成的地形屏 障,对我国与东亚气候系统稳定起到重要作用,是中国水资源安全战略基地和谁能资源接续基地,是我国和全球重要的生物物种基因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地区, 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和安全屏障,对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具有独特的战略作用。

当前,环境污染等破坏生态环境的事件时有发生,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民众反映强烈。

近年来,检察机关依法严惩破坏生态环境的刑事犯罪,针对破坏生态环境犯罪案件,建立了快速反应机制。对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依法快捕快诉,对社会影响大、民众反映强烈的重特大案件,依法从重从快打击。

最 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李忠诚指出,生态环境领域渎职犯罪案件涉案部门和涉案人员主要以林业、环境监管、水利、国土等部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 主。李忠诚称,生态环境领域渎职犯罪造成的损失巨大,危害后果十分严重。更为可怕的是,犯罪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是无法在短期内修复的。 

最 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副厅长元明指出,生态环境问题,无论是雾霾、污水、排放等问题,都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从检察机关办案当中了解的情况,地方领导干部 的片面政绩观是重要因素。元明说,部分地方领导干部生态意识和法律意识淡薄,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片面追求经济增长,放任破坏生态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活 动,甚至干预执法。

李忠诚介绍,有的行政执法部门迫于上级干扰或者碍于“人情脸面”,不敢依法行政,影响和削弱了对资源环境的监管职能。

近年来生态环境领域问题大量存在,这与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作为、乱作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正确的发展观、政绩观,直接或间接地干扰了监管部门依法行政,监管不力是导致环境恶化的重要因素,“在其位不谋其政”最终必然引发渎职犯罪。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肖玮2014年6月12日在北京表示,检察机关将严厉打击生态环境领域犯罪,深挖破坏生态环境犯罪背后的职务犯罪,严厉打击“保护伞”。

2013年,中国检察机关共批捕污染环境、非法采矿、盗伐滥伐林木等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5013件7237人,起诉20969人。 

与此同时,针对环境污染背后的监管失职渎职犯罪问题严重,中国检察机关依法坚决查办环境保护领域的职务犯罪,对于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检察机关依法及时介入,严肃查办事故背后的国家工作人员索贿受贿、失职渎职等犯罪。

“凡是管不住非法采金者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良心有问题,自己的家园岂能‘管不住’,岂能容忍他人在自己的家园为非作歹,如果管不住应当说有內鬼在作怪!”中纪委一官员如是说。

记者希望通过打击破坏环境资源犯罪,震慑了破坏环境资源违法犯罪行为,对强化环境资源司法保护,维护环境公共利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气候变暖是自然在惩罚人类,那人为破坏西藏生态环境就令我们处在自掘坟墓的危险境地。 如果任其发展,人类必会自吞苦果。

媒体将继续关注,保护西藏世界屋脊的生态环境安全,记者责无旁贷!

■记者手记: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很难凭空想象湖南中玺公司的24支上千人的采金队伍,能对西藏自然生态环境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如果不是亲身攀爬,很难体会记者在世界屋脊的屋脊,徒步2个多小时前往非法采金点调查取证的艰辛。

巨额的利益,让湖南中玺投资公司忘记了法律的威严。巨大的伤痕,不光留在了世界屋脊的屋脊青山绿水间,还烙印在过着平静生活的西藏阿里牧民的心上。

记者希望那些以损害自然环境为代价,谋取一己私利的不法分子们,能以此为鉴,多一份对大自然的敬畏,多一份良知上的自我拷问。

保护自然环境,不仅仅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这些违法者的,定将是法律的严惩。

(为保护投诉举报人,出于理解的原因,文中投诉举报人的名字均为化名)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法治资讯网(www.swzbw.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087137,qq:1193639933,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京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