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民来信 >> 内容

云南宜良县九乡乡长昂红林领队强挖百姓祖坟火烧棺木

时间:2015-10-19 16:44:05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2013年“公车洗脚”醉驾1死3伤没追究  事隔两年再次火烧棺木引发民愤
云南宜良县九乡乡长昂红林领队强挖百姓祖坟火烧棺木
实名控告发帖:杨雄安   杨尼春  电话:13888374715
身份证530125196004042210      53012519850612221x
(实名控诉发帖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我们实名控诉的对象是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九乡乡长昂红林。昂红林在云南也算是个新闻人物,2013年,宜良县九乡发生了“公车洗脚”醉驾1死3伤事件震惊了新闻界,而此时的昂红林也是九乡的乡长,政府为“公车洗脚”发生醉驾死亡买单,但昂红林却在乡长的位置上安然无恙。
“公车洗脚”醉驾死人动摇不了昂红林的政治根基,两年过后,为了帮助投资开发商征地,昂红林将我父亲的尸骨刨出来,火烧棺木,至今我父亲的尸骨下落不明!为了护卫父亲的坟墓被强拆,我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昂红林是人民政府的乡长,应该知道自古以来祖坟对于一个家族的重要性,他采取了惨无人性的极端做法,带领一百多号人将我父亲的尸骨挖出来,并用汽油焚烧棺木…….谁来给我家主持公道呢?
昂红林在“公车洗脚”醉驾死人事件中逃脱了责任追究
2013年4月,宜良县九乡人大主席和乡党委副书记等一行5人饮酒之后到县城途中,因驾驶员张文斌醉驾中途翻车,酿成1死3伤惨剧。
“公车洗脚”醉驾死人的恶性事件发生后,宜良县承诺要对九乡的党委政府一把手进行责任追究,可是,影响全国的新闻风波平息之后,负有领导责任的昂红林还是在乡长的位置上逍遥自在。
我父亲的坟山没有在征收范围之内
我父亲在1995年告别人世,安葬于九乡乡德马村委会阿棚村冬瓜营。
2008年,阿棚村村小组将我父亲墓地前,土路下方大约80亩山林出租给了云南海归创业公司开发,之后又在2012年将我父亲墓地后方原有集体土地以每亩18000元的价格出租给这家公司。
这次租地的面积大约在90亩之间,剩下的土地面积太小,村民们不便于耕种,海归公司以第一次租地的价格租下,但在两次租地过程中,我父亲的坟地都没有包含在租地范围内。
云南海归公司和九乡乡长存在什么深度交易我们不得而知,
2015年上旬,村小组长突然通知我家,说为了配合海归公司的开发,乡长昂红林下达了死命令,要求我家在规定的时间内必须将我父亲的坟搬走。
我们是农村人,搬迁我父亲的坟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我父亲的坟地不在征地的范围之内。
村小组长做工作无效,村委会上门之后,以乡长昂红林为首的政府官员也来施加压力了。
在巨大的压力下,我们作出让步,同意搬迁,也提出了必须依法搬迁的要求,要搬走不在征地范围的祖坟,政府必须承担合理的费用。
昂红林制造了火烧棺木和尸骨无存等惨无人道的事件
我们同意搬迁祖坟,九乡乡长昂红林连达成赔偿共识这样简单的愿望也不给满足,在他的亲自带领下,2015年10月9日上午,昂红林带领全副武装的人马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件。
在我们父亲的坟山上,我们给乡长昂红林带领的人马下跪乞求,昂红林无动于衷,强令所带来的人马强行清场,导致我姐姐数度休克,我妻子多处受伤。次子被按在 石头上动弹不得,左腿膝盖磕破流血!我们被拖离坟山数十米才得以报警。昂红林不以为然的说:报警吧,两年前所谓的“公车洗脚”事件都拿我无可奈何,你一个 老农民能拿我奈何,你等着看,报警有用吗?
果然,在我们乞求下,救护车来了,可110自始至终都没有到达现场。
我们被送进了医院,给昂红林毁尸灭迹制造了没有任何阻拦的机会。
身为人民政府的乡长,昂红林将我父亲的棺木挖出来放火焚烧,棺木被汽油烧为灰烬,我父亲的尸骨至今下落不明。
第二天,我们去到葬我父亲的坟墓处,已被夷为平地,尸骨无存。对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农村人来说,失去祖坟已经是我们家族几代人的耻辱了,然而更令人发指的是我父亲的棺木被挖出来焚烧后。我们一家人所承受的心灵伤害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
宜良县委如何处置乡长强拆祖坟、焚烧棺木、尸骨无存的事件
我们的祖坟并没有在两次租地的范围,宜良县九乡政府也没有和我们签订征地协议,更没有就搬迁坟山达成任何协议,我们家坟山就成了强征强拆的对象,这符合情理吗?
在强拆我父亲的坟山过程中,我的家人被昂红林等人打伤,我父亲的棺木被放火焚烧化为灰烬,尸骨至今下落不明。面对宜良县九乡政府的所作所为,我们质问上级领导为何视而不见?
“九乡政府强挖我家祖坟的权利来自何方,有法律依据吗?”
“对于政府施压,我家作出了让步,同意政府给予适当的补偿前提下,支持政府愿意搬迁,为何政府还要一意孤行强行挖我家祖坟呢?”
“我的家人被政府官员打伤谁来负责?我家祖坟在两次租地中都没有在范围之内,政府颠倒黑白说在征地范围内,征地面积与现实不符合,海归公司超范围经营是谁给的权利?”
父亲含辛茹苦将我们抚养长大,父亲在世时教育我们要听党和政府的话一辈子安分守己,况且父亲一生还参加过边纵游击队,当过老撒的警卫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 抗战老兵。谁知道,他的坟山却被无知的乡长带人夷为平地,他的棺木却在烈火中化为灰烬,至今尸骨究竟在何方!我们一家为此受到的精神摧残与伤害实在太深 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要是你站在我们的立场上,你父母的尸骨遭受如此惨无人道的遭遇,你一定也会和我们一样坚定不移的站出来控诉以昂红林为首的胡作非为 的官员!

我们呼吁宜良县县委能够真正以人为本处置我们的诉求,昂红林在2013年的“公车洗脚”中毫发无损,这次他能够逃脱党纪国法的惩处吗?

文章来自呼声网:http://www.husheng68.com/bxhs/qz/937.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法治资讯网(www.swzbw.com) © 202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087137,qq:1193639933,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京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