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 >> 内容

吉林白城:金石集团拖欠农民工血汗钱两年不还?

时间:2015-11-27 13:10:18 点击:作者:李广军 张有彭 来源:本站独家

              
    本站讯 在凛冽的寒风中,十九面彩旗迎风飘扬,彩旗上几个集团旗下公司的名字在蓝天上显得格外醒目、耀眼!2015年11月23日,记者来到位于吉林省洮南市的金石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时,被眼前这一幕镇得目瞪口呆——记者不禁感叹:金石集团好大的气势啊!
可是,农民工们却说,就是这样一个气势磅礴的集团公司,两年来却一直拖欠农民工20多万血汗钱不还!

                   一封农民工的来信

           

    11月下旬,本站接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农民工来信,反映吉林金石集团拖欠他们血汗钱的事情,内容如下:
    我们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农民工,2013年夏天,我们被介绍到吉林省白城市下辖的洮南市施工,给金石集团砌筑大墙、做地面,可是工程完工验收后两年多了,金石集团和包公头两下推,至今也没有给我们工钱。
    2013年5月2日,白城人付玉宝联系我们到洮南市干工程,付玉宝与金石集团签订了承包协议,主要是给金石集团砌筑大墙和打地面,当时来了17个人,一共 砌筑大墙300多延米,打地面1300多平米,至当年的7月5号,工程全部完工并通过验收。后期,我们又干了一些零活,人工费共计20多万元。

    干活时,金石集团说干完活给结算,可是活干完后,金石集团还是说没钱给我们。从工程完工后,一直到2015年11月,我们每年都要来洮南要账,付玉宝也总 是承诺只要金石集团的钱一下来,我马上就给你们打过去,可是都两年多了,我们的血汗钱还没有到手。我们去金石集团找,人家不接待我们,说必须让付玉宝来, 因为金石集团是和付玉宝签订的协议,他们只能和付玉宝说话,但是我们多次要求付玉宝出面和我们一起去找金石集团,他也不出面。我们就弄不明白了,到底是金 石集团把钱给了付玉宝呢,还是没给?到底是金石集团不想给钱呢,还是付玉宝另有文章?

                   在金石集团的求证

          

    记者登录吉林金石集团官方网站,找到了关于这个集团公司的简介。吉林金石集团官方网站介绍:金石集团始建于2008年5月9日,自成立以来,金石集团秉持“创建一流企业, 造就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的企业愿景,打造了业内知名的“金石”品牌。集团在多年的平稳发展与努力下,逐渐形成了以电厂脱硫及副产品开发项目为核心 的,集产品开发、宾馆、物流、金融等业务于一体的多元化发展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金石集团在吉林省内已经形成了跨地区的发展产业链。集团下设以下公司:吉 林省金石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白城市安泰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洮南市安泰物流有限责任公司、金石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洮南福麟宾馆、洮南锦江宾馆及洮南新达 氧气厂。

    这么强大的一个集团公司,怎么会拖欠农民工那么点血汗钱呢?难道是农民工们在编故事?但是,农民工们提供的他们与金石集团和与付玉宝的多次通话录音,却又令记者不能不相信。

    11月23日,记者跟随齐齐哈尔农民工代表段文举、李玉东等人来到金石集团旗下的金石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农民工们说:付玉宝已经与金石集团有关负责人 约好了,到这里对账。看到眼前的气势,记者怎么也不敢相信,如此规模的一个企业会拖欠农民工那么点小钱吗?等了好半天,金石集团一位姓彭的管理人员才来到 这里的二楼一间办公室内,找了一会,他拿出来两张账单,手指账单对几个农民工说:“这些全是(金石集团和付玉宝的账单),让他们都看看。”这些账单证实了 金石集团没有和付玉宝结账。付玉宝看到这些后,再三和这位管理人员说:你和公司领导说说,先给他们解决点,都挺难的。农民工们说:“这都三年了,我们来要 钱跑了很多次了,都是从黑龙江过来的,挺远的。”彭回答:“我是新来的,也说的不算,我只能向公司领导汇报一下,争取尽快解决。”记者问彭:“金石集团这 么大的实力,怎么还能拖欠农民工这么点钱呢?”彭回答:“今年公司投资房地产1000多万,很多房子都没有变现,所以出现了资金困难。就差这。现在楼也不 好处理。”

                   劳动监察大队积极帮忙
    在金石集团求证之后,记者与农民工们一起来到洮南市劳动监察大队。一位姓王的大队长看了农民工的投诉信后,先是说按照规定,这不是我们受理的范围,因为过 了两年多了,已经超过我们受理的时效了,还有就是这是一个很小的工程,不需要像大的建设项目那样履行那些手续,说白了,就是给他们干一点小活,就像农村砌 个大墙,不在我们监管的范畴内,但是你们既然找到我们了,我们帮你们问问。他随后抓起电话先后给包工头付玉宝和金石集团打电话查问了一下,当得知对方确实 没有给付农民工工钱后,这位劳动监察干部发出警告:现在恶意拖欠弄民工工资是有法的!电话的那头,金石集团和付玉宝都承诺,下个月中旬,也就是12月15 号之前,一定解决好这个问题。
    在农民工们和记者离开洮南市到达白城市内后,付玉宝找到农民工对账,他说:不是只欠你们3万多吗?你们怎么说是20多万呢?段文举、李玉东说:你说的3万 多,只是我们两个人的,这次我们是代表所有农民工来要钱的,包括老张的,不是20多万吗?付玉宝听后,再没有说什么。
27日,在记者离开洮南后的第四天,洮南方面传来消息:政府部门已经介入此事了。
  (记者李广军 张有彭发自吉林白城)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商务直播网(www.swzbw.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087137,qq:1193639933,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京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