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记者视野 >> 内容

辽宁锦州:村长挪用公款案成裹挟三级纪检部门的葫芦案(之二)

时间:2017-1-24 15:33:24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再次见到王庆华老人,已是猴年岁尾。在他握住记者双手的一刹那,分明感觉到他的全身在颤抖,老泪在他昏花的眼中打着转。他在感谢记者十个月前的报道的同时,说他此时的心情也如东北的三九天气,冷得直打寒战:“我死了孙女丢了儿媳,五年的实名举报,咋就没人能给我个正式结果?”,“我举报是贪腐,却以‘作风问题’草草结案来糊弄我,真是想不通啊。”

2016年的4月12日,记者以《辽宁锦州:一起村长挪用公款案缘何成裹挟三级纪检部门的葫芦案》为题报道了此事,在多家网媒转载之后,锦州市的纪检部门十分的重视,先是将一位纪检人员调离岗位,接下来又将被举报我“开除了党籍”。面对这样的处理结果,做为举报人的王庆华老人一点也不满意,在他看来,从街道到锦州市的三级纪检部门,还是在明里暗里保护这被举报人,他说只要这被举报人不受到法律制裁,他就一直举报下去,直到他离开这个世界。

死了孩子丢了媳妇的王立保

王庆华的举报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2002年的5月2日,王庆华6岁的孙女被村委会的大门柱子砸死了,从此,孩子的爹王立保和妈樊学敏开妈为孩子讨要赔偿,后来才当上村主任和书记的陈志强,一路领着樊学敏从街道到区里来回的奔波,很快,两个人好上了,公开同居了,还生了个儿子。

身为党员的陈志强,当上村长和村书记后,对霸占了王庆华的儿媳一事越发显得明目张胆,做为丈夫的王立保和公公王庆华更是敢怒不敢言,还把陈志强与樊学敏生的儿子当成自己的亲孙子养着,一养就是七八年。可当知道这孙子根本就不是王家的种以后,这老爷子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同本村村民一起,开始实名举报陈志强这位村书记的贪腐行为。

他的举报是有真凭实据的,因为,就在樊学敏与陈志强混到一起不久,陈志强为死死地拢住樊学敏的心,从村里帐上拿走20万元给了樊学敏本人,而这一切,当时还是王家儿媳的樊学敏,却背着王家将这钱据为已有。这20万本是村民的集体财产,得知这一情况后,村民们也不干了,于是,王庆华牵头,开始了他漫长的举报之路。

被开除党籍的陈志强

早已当上村书记大权在握的陈志强,本事是挺大的,不管王庆华他们告到哪,他都能将此事摆平,反而王庆华这老爷子常遭遇几级纪检部门办案人员和领导的白眼,更有很多的训斥,面对这些,这位打渔出身的老汉不仅没有一点的退缩,反而愈挫愈坚。

他的举报是有“成果”地。2013年5月,锦州市滨海新区纪检部门下达了处理决定:“陈志强伙同樊学敏从村帐上拿去出的20万元,时间达69个月,罚两人还上20万并拿出69个月的利息充公。”

王庆华:   只要我有一口气,就举报到底

王庆华说,看到这样的处理,他气乐了。村民们知道这个结果,更是将这个纪检部门当成了自己的村委会,不仅与陈志强坐在一条板凳上,还极力为之开脱已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村民们说:“哄三岁的孩子也没有这样哄的呀。”但是,纪检部门就这样处理了,上报到锦州市纪委后,也同样同意了这种处理方法。

事情有了些转机,是十个月前记者报道了此事之后。

文章刊出后,锦州市纪检部门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专门组建了调查组重新调查此事。

最先的动作是将村里的所有帐目拿到纪检部门重新审查,接下来是将才五十出头的滨海新区纪委书记潘德怀调到区政协养老去了,到此,王庆华他们觉得有希望了,这回一切该出头了,但是,从去年的五月份到年底,一切又如泥牛入海,没有了一点的消息,王庆华他们又觉得事情不妙,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等着。

终于到了今年的1月6日,锦州市纪委的办案人员到新区宣布对陈志强的处理决定,王庆华他们乐了,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一天,但他们心里还是没有底的,因为,这么简单又明了的案子,这一拖就是大半年,说不定中间又出了什么变故 ,结果还是让王庆华他们猜到了,这样的处理结果,村民们说什么也不会接受的。

锦州市纪检部门对陈志强处理的结果是:“因作风问题,陈志强被开除党籍”。

按理说,一个老党员,被开除党籍这样的处分已挺重了,可村民们接受不了的是,开除党籍的原因竟然是“作风问题”,那20万呢?难道贪占这20万可以一点法律责任不负吗?如果这样,那这些年惩治的贪官们,把贪的钱退回再付上利息是不是国家的司法部门就可不追究其刑责了,如果这样,那监狱里还能有贪官吗?

不受理贪腐案的滨海新区检察院

再次来到锦州采访,记者每走一步,时刻被村民包围着,他们如王庆华一样,要说的话太多。

其实,村民们在说的,也是记者所关注的,于是,记者找到锦州市纪委的这次专案组的一位领导。

记者向他提出了如下的问题:

一,对陈志强这样处理的依据是什么?

二,村民说,你们处理完后将陈志强案又移交到了滨海新区检察机关,但这家检察院不受理此案,到底你们没有移交还是移交了对方真的不受理?

三,王庆华实名举报这么多年,对处理结果,为何就不能给他一个公开的书面回复?

四,去年4月份就拿走了村里的所有帐目,为何到目前还没有个结论?这帐查没查?查出结果没有?

面对记者的问题,对方很明显感觉有些不好回答,最后还是回答了,但他回答的内容基本上不是记者所问。他告诉记者,他对王庆华家的遭遇很同情,他们专门成立了办案组,工作人员态度是十分积极的,每个人都十分努力地办案,但他们只有党纪这块能说了算。

话到此便打住了,其意思是他们只有将陈志强开除党籍这个权利,记者提出的其它问题一概不回答。

其实,关于这滨海新区检察机关不接这个案子的事,村民们说得真真切切,他们能说出哪月哪一天,在什么地方,是哪位办案人员亲口所说。记者欲向这家检察机关核实此事,但对方一听记者的身份,一个字也不谈,记者只好作罢。

记者手记:给举报人一个书面答复咋就这么难?

第一次见到王庆华时,他就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那就是他的实名举报,就是得不到一个纪检部门对处理结果的书面答复,第二次再见面时,他同样多次向记者提出这个问题,于是记者在想,给实名举报者一个回复,当纪检部门受理了举报时,就该这样做,有了结果更应该以很正规的书面形式告知举报人,这早已成了纪检部门工作的一个固定程序和必需做的事,而锦州市的三级纪检部门为什么不去这样做呢?是自己都对自己处理的结果不满意无法拿出手,还是另有其它原因?

王庆华的举报快五年时间了,为什么只有记者将此事报道出去公之于众之后,锦州市才着手处理此事?难道王庆华的举报,在记者没有报道之前,都是假地认为他是诬告不成?

这次,锦州市纪检部门亲自出马了,开始时着实让这些村民们兴奋不已,可并不复杂的案子办了半年多,结果还是令王庆华他们哭笑不得,是村民不懂法要求太高,还是这纪检部门办案不彻底,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是不是又在办人情案呢?

关于滨海新区检察机关不接受这案子的说法,记者在想,到底是锦州市压根就没有移交还是这检察院真的不接?不移交是个什么概念?认为那20万没有违法?如果移交了真的这检察院不接,这又是个什么问题呢?在现在的中国,有哪家检察院敢不接纪检部门移交过来的案子呢?何况这还是上一级的纪检部门移过来的。这检察院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哪来的呢?

仅以“作风问题”想了结此案,村民不依,记者也不能接受。村民说得多好啊:“如果被惩治的那些贪官们,都退回钱再交上利息就没事了,那中国的贪官岂不是更加有恃无恐越来越多吗?”

村民是懂法的,他们知道对陈志强应该怎么去处理,可面对目前这个处理结果,又是谁不懂法?谁在拿法律开玩笑呢?拿法律开玩笑是什么?是在枉法呀。

记者 魏济民 文并摄影

原文链接:http://ourdreams.cn/a/2017/shehuiyufa_0123/4368.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商务直播网(www.swzb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087137,qq:1193639933,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京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