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内容

关敏:鲁迅名篇的逻辑局限

时间:2019-12-14 12:19:24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鲁迅眼中的苏联,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麦加”,它的存在是全人类的光明和希望。鲁迅一边大量翻译苏联文学艺术,一边介绍苏联建设的伟大成绩,同时痛斥反对苏联的各种谰言。这些工作,鲁迅是自觉的。

1906年,鲁迅在日本购得一套《社会主义研究》,这是日本最早专门研究社会主义的杂志。

1907年,鲁迅写作的《文化偏至论》对民主深恶痛绝,对超人独裁情有独钟。

https://mp.weixin.qq.com/s/SJIxvbfhJhzmLBSr-ylcng

1928年鲁迅在内山书店购得日文版的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共产党宣言》、《论中国革命问题》等一批马列原著,还买了其他苏俄书籍。1928年5月他翻译了俄共(布)中央先后发布的《关于对文艺的党的政策》和《关于文艺领域上的党的政策》,六月译文就在《奔流》上发表。在鲁迅翻译的一系列有关苏俄的书文中,有一本叫《文艺政策》,1930年出版时,鲁迅曾为之作“后记”,后收入自己的译文序跋集。他把党对文学的领导视为“科学”,是最早的“坚持xx领导”的倡导者。

在“苏俄情结”的作用下,鲁迅不但以“金不换”之笔拥戴苏联和捍卫苏联,而且对苏俄的赞颂与捍卫也到了不加保留的地步。在立场思维的作用下,鲁迅以“金不换”的辩证法之笔,无条件地讴歌苏联。

1932年,鲁迅在给林可多《苏联闻见录》写的序中说,“这革命恐怕对于穷人有了好处,那么对于阔人就一定是坏的,有些旅行者为穷人设想,所以觉得好,倘若替阔人打算,那自然就都是坏处了。”

https://www.kanunu8.com/book/4415/55675.html

(黑白对立,非此即彼的推理是不合逻辑。“对穷人有了好处,对于阔人就一定是坏的”的说法是以偏概全,没有普遍性。譬如,西方国家的法律保护罢工,对穷人有好处,对富人也是益处,促进富人们提高管理水平。括号为关敏所加,下同。)

“但后来又看见一幅讽刺画,是英文的,画着用纸版剪成的工厂,学校,育儿院等等,竖在道路的两边,使参观者坐着摩托车,从中间驶过。这是针对着做旅行记述说苏联的好处的作者们而发的,犹言参观的时候,受了他们的欺骗。政治和经济的事,我是外行,但看去年苏联煤油和麦子的输出,竟弄得资本主义文明国的人们那么骇怕的事实,却将我多年的疑团消释了。我想:假装面子的国度和专会杀人的人民,是决不会有这么巨大的生产力的,可见那些讽刺画倒是无耻的欺骗。”

(以出口巨大来证明生产力巨大,说明了鲁迅是经济学外行。生产力是实现人民生活幸福的保证,如果把基本的生活品如煤油和麦子都输出到国外换回黄金,然后四处撒黄金以支援他国革命,本国人民吃什么?苏联当时已经饿殍遍野,继续出口生活品就是竭泽而渔。)

苏联的存在让鲁迅欢欣万分,他歌颂苏联“将‘宗教,家庭,财产,祖国,礼教……一切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都像粪一般抛掉,而一个簇新的,真正空前的社会制度从地狱底里涌现而出,几万万的群众自己做了支配自己命运的人。”

“他们是大骗子,他们说苏联坏,要进攻苏联,就可见苏联是好的了”(这就是“凡是敌人反对,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帮派敌对思维)。

半个月后,1932年5月20日,鲁迅在丁玲主编的“左联”机关刊物《北斗》上发表了《我们不再受骗了》。

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zhoubian/mingrenzuopin/luxun/38055.html

鲁迅说:“帝国主义是一定要进攻苏联的。苏联愈弄得好,它们愈急于要进攻,因为它们愈要趋于灭亡。我们被帝国主义及其侍从们真是骗得长久了。十月革命之后,它们总是说苏联怎么穷下去,怎么凶恶,怎么破坏文化。但现在的事实怎样? 小麦和煤油的输出,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新近我看见一本小册子,是说美国的财政有复兴的希望的,序上说,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现在也无异于从前,仿佛他很为排成长串的人们抱不平,发慈悲一样。这一事,我是相信的,因为苏联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鲁迅这种教条,依然活在UC浏览器关于伊朗报道中,伊朗的贫困是美帝压迫的结果,伊朗老百姓上街示威是美帝挑起的)……

鲁迅继续说:“帝国主义和我们,除了它的奴才之外,那一样利害不和我们正相反?我们的痈疽,是它们的宝贝,那么,它们的敌人,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了(鲁迅鼓吹就是:凡是敌人反对,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按照这个逻辑是无所谓是非曲直的,只要认为是同志,白的是白的,黑的也是白的。这是典型的感情用事的非理性主义,是没有理智的表现)……“苏联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智识阶级就要饿死。”——一位有名的记者曾经这样警告我。是的,这倒恐怕要使我也有些睡不着了。但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为了将来的无阶级社会么?只要你不去谋害它,自然成功就早,阶级的消灭也就早,那时就谁也不会“饿死”了(现在饿死人是为了早日实现“无阶级社会”,饿死人淘汰落后分子就通过辩证法成了好事。这显然是践踏了道德底线,却被许多人顶礼膜拜)……

“帝国主义的奴才们要去打,自己跟着它的主人去打去就是。我们人民和它们是利害完全相反的。”(这个说法片面,只看到斗争没有看到合作的益处。对帝国主义不能一味斗斗斗,也得讲经济合作,外贸往来的。因此,鲁迅的“我们人民和它们是利害完全相反的”不妥,难道我们吃饭,帝国主义者就不吃饭?)

鲁迅最后说:“我们反对进攻苏联。我们倒要打倒进攻苏联的恶鬼”(真是一个好男儿!这是为苏联呐喊助威。据说,斯大林在天国封鲁迅为圣人,颁给了鲁迅国家最高荣誉勋章)!

事实上,1932年的苏联,已经开始发生大饥荒。

原来,斯大林打倒了布哈林等政敌后,于1929年开始强制农业集体化,遭到了1200万农民强烈反抗。1929年12月斯大林宣称:“为了节省时间建设新农村,就要用革命的方式来处理富农,干脆把他们消灭掉”。《联共党史》说:“全盘集体化就是消灭富农”。1930年1月30日苏共中央记录显示,仅仅在第一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有20万富农被剥夺财产,60万被枪杀或遣至集中营,15万被强制迁移至边远地区。斯大林出动正规红军和飞机大炮镇压农民反抗,在一些地区的镇压导致了红军部队的哗变。克格勃对那些不愿集体化者实行大逮捕,后来这些人都被枪决了。1930年一年,斯大林逮捕、流放了500万“富农”,财产被没收被驱逐到边远区的农民约900万人,许多人因反抗而被杀,更多人死于途中。当时被当作敌人消灭的不仅是富农,还有那些反对集体化的贫民。

农民由于害怕公有化而屠宰了大量牲畜。结果,1933年畜产品生产水平只占1913年的65%,牛从6010万头下降到3350万头,羊猪下降2/3以上,役畜首先是马也下降了2/3。大批生产资料被毁,集体化过程中2/3的马匹、4/5的牛、5/6的猪和85%的羊都失踪了。集体化运动使农业产量在1930年代初期降低了30%以上。1.2亿农民被卷入到“集体化”的历史浩劫之中,至少有1千万农民和300万儿童直接死于灾荒和饥饿。据巴夫洛维奇回忆:那时被枪杀和饿死的人比比皆是,尸横遍野。吃尸体成了灾民的唯一的出路。每当村庄里向外抛新死的人时,我们大家趴伏在远处瞧着,等着。等他们走远了,我们一拥而上,纷纷砍剁软绵绵的皮肉……。

1930年代哈萨克斯坦有230万人饿死,有20万人逃到中国,哈萨克足足丧失了1/3的人口。在北高加索地区、伏尔加河流域、白俄罗斯、阿尔泰地区、黑龙江沿岸地区也有大批苏联农民饿死。外兴安岭的一位70多岁的俄罗斯妇女曾说:“那时候饥饿的人们,在地里挖出来一个生土豆,没等吞入口中,就被克格勃打死了!”被称作“欧洲粮仓”的乌克兰在1921~1923年、1932~1933年以及1946~1947年间,曾发生过3次大饥荒。2005年11月26日,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纪念大饥荒的大会上说,原苏联1930年代的大饥荒是反人类的罪行,乌克兰1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是苏联制造的“种族灭绝”罪行。

灾难发生后,斯大林严禁报道饥荒,反而向国外出口粮食。斯大林把搜刮出来的小麦向美国出口了4万吨,以吸取西方资金,表示苏联的“强大”。据统计,1930年苏联出口了4800万普特粮食,1931年出口了5100万普特。即使是饥荒最为严重的1933年也还出口了1000万普特粮食。斯大林以这些粮食换取外汇,以便推进工业化进程,建造他的通天塔。鲁迅看到后惊呼:苏联“小麦和煤油的输出,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

起初斯大林不承认饥荒,还安排西方名人访问苏联予以证明。法国的前总理的爱德华·赫里欧,他被苏联安排在乌克兰度过了五天后,公开地说“苏联发生大饥荒是谎言”。后来斯大林承认了,但嫁祸于农业部长、白俄党中央书记等,说他们故意捣毁了收割机,弄死了3万头马匹,往牛奶中扔玻璃渣和钉子。二战中,斯大林本人对邱吉尔承认:“一千万农民被处理掉了”,并称:“死一个人是场生命的悲剧,死成千成万的人就只是一个统计数字了。”当时,斯大林叹息:如果我把鲁迅请到莫斯科,由鲁迅来处理公共关系,哪里需要我日理万机、劳心费神……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商务直播网(www.swzb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087137,qq:1193639933,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京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